位置: 金沙游戏平台 华人 海外华裔改写参政版图 融入主流社会表达声音

海外华裔改写参政版图 融入主流社会表达声音

author:凌阎屡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9-06-11

  中新网1月8日电 法国《欧洲时报》意大利版1月7日刊文指出,2014年,3月,陈文雄创造了首位华裔入主巴黎市议会的纪录;7月,印尼传媒巨头陈明立成为首个挑战印尼国家领导人职位的华裔;11月初的美国中期选举中,首次有三位华裔众议员进入国会,改写了美国华裔参政的历史……越来越多的华裔开始走上各国政治舞台,受到主流社会关注,不断刷新“华裔参政的版图”。

原文摘录如下:

  作为美国最大的新移民群体,华裔正逐渐成为不容忽视的新兴政治力量。2014年,美国华裔在参政方面绝对是个丰收年。

  备受瞩目的美国中期选举中,华裔“新移民”刘云平成为继赵美心、孟昭文之后第三位进入国会的华裔众议员,改写了美国华裔参政的历史。22名华裔冲击国会议员,也创下国会中期选举最高纪录,2008年,该数字仅为13人。在州一级竞选中,华裔群体的表现也不逊色。连任多届马里兰州众议员的李凤迁成功选任州参议员,成为该州历史上首位华裔参议员。年仅31岁的罗达伦成为加州史上最年轻的亚裔州众议员。在中期选举初选中,不少华裔年轻一代纷纷投身政坛,正努力扩大其社会影响,参与政治事务。

  统计显示,2014年中期选举有900万符合资格的选民,而亚裔选民仅占4%;投票率却远低于白人和黑人。不过,较之十年前,亚裔投票率稳步上升,其选票也日趋重要。由于多数亚裔选民没有党派观念、意向未明,成为美国两党抢夺的“票仓”,有望在选情紧绷的地区扮演关键少数。

  综观此次大选,“老牌”华裔精英仍活跃于政治舞台;“70”、“80”后华裔中坚力量也不断突出。年轻华裔候选人更重视利用新媒体方式争取选票与选民互动。年仅18岁的华裔蔡内森刷新了加州众议员最年轻的竞选人纪录;大批“00后”华裔高中生担任选举义工,迈出参政第一步。

  数位华裔精英在选举中脱颖而出,主因是华人在美国社会人数增加、影响力不断增强,得益于华裔在美国长时间的政治“积淀”。经过数代人的积累,华裔政治精英融入主流,争取政治大佬支持;也逐渐掌握了政治竞选中团队组建、资金筹募、政治营销等一整套流程;他们关注基层,不忘华裔选民的基本盘。

  虽有大突破,但华裔参政仍面临一些问题。相比于其他美国亚裔,华裔参政比例不算高。华人选举过程中负面竞争手法也遭到非议,2012年,纽约州40选区州众议员,两华裔意外出局,媒体称负面竞争手法是失利的原因之一。

  此外,参政与从政也不可等同而言。美国《星岛日报》2014年11月11日刊发社论指出,华人参政好事连连,无疑会给有意从政的华人打上一支强心针。然而,华人社会若因此憧憬“我们从此在国会有了为华人发声的代表”,却肯定是美丽的误会。

  欧洲华裔参政则是喜忧参半,英国华裔参政之路并不平坦,法国和德国华裔则相继在政坛上有所突破。

  近年来,英国华裔参政议政风气日浓。继8名华裔参选2010年国会大选后,2014年又有9名华裔投入地方议会选举。然而却无一人当选,选票大多与当选者相距甚远。而在5月举行的英国地方及欧洲议会选举中,参选的9位英国华裔全部落选。

  华人移民英国已有百余年历史,发展成为第三大少数族群。目前,英国国会尚无华人议员。由于长期被排除在政治决策外,在英国国家性政策或地方执法方面,华人利益尚未得到足够重视。

  调查发现,英国华裔参与投票的意识非常薄弱,统计数字不足两成。大部分受访者表示从未注册过投票,平时也较少关注英国政治,其原因包括语言障碍、族群散居、对政治制度缺乏了解、相对薄弱的经济因素等。2015年新一届英国政府大选招之在即,英国“华人参政计划”等组织已经组织活动,提高华人参政兴趣,以期华人得到议会议员席位。

  在法国,当地华人参政取得可喜突破。2014年3月底,在巴黎华埠13区履职副区长6年的陈文雄成功当选巴黎市议员,创造了首位华裔入主巴黎市议会的纪录。另两位80后,华人王立杰和施伟明也分别当选巴黎19区和20区议员。

  在德国,近年华裔参政风生水起。2009年8月,在德国北威州卡尔斯特市议会的选举中,张逸讷打破了在德华人在当地政坛上零的记录,当选为议员。2010年11月,旅德华人顾裕华当选法兰克福外国人参事会议员,成为法兰克福市第一位参政、议政的华人女性。另一位风头正劲的华裔政治人物是华人谢盛友。2014年3月,他高票当选德国班贝格市市议员,引起舆论轰动。

  2014年,亚洲华裔参政也有不凡表现。7月印尼议会选举中,印尼12个政党6600多名国会议员候选人中,有55名华裔代表。其中传媒巨头陈明立成为首个竞选印尼副总统职位的华人。11月,华人钟万学正式宣誓就任雅加达特区首长,成为历来首位领导印尼首都的当地华人。

  由于历史原因,当地华人曾长期被排除出政治圈,在经济和社会生活方面也受限。1999年印尼大选是印尼华人重新开始进入政治舞台的转折点和出发点。

  有分析指出,现在有意参政的华人,在精神上、组织上及其他方面的准备都强于以往。实际上,华人候选人不再单打独斗,而是依附于固定政党,积极投入党务工作,且多被推举进入华人相对集中的选区参选。随着参政意识逐渐提升,华人也意识到通过政党发声的重要性。此次印尼大选,华裔不再像之前一窝蜂登记参选,媒体普遍认为,这是华裔参政趋成熟的表现。

  在华裔占比较高的新加坡,政坛也有新动向。2014年3月初,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委任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兼国防部第二部长陈振声出任主管华社事务的内阁部长,接替卫生部长颜金勇领导华社联络组。马来西亚也是喜讯频传,作为马来西亚第一大华人政党的马华公会,其副总会长何国忠与马华公会宣传局主任蔡金星,于6月23日宣誓就职,成为国会上议员。(吴青)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栏目导航